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相册

中国移动互联网业的所罗门之路:赢在“云”端

  《经济半小时》继续探讨移动互联网的前景和现实。移动设备终端厂商之间已经展开混战,各种应用程序也层出不穷。但说一千道一万,所有的应用都必须建立在一个操作系统之上,加快操作系统的处理能力才能让更多的应用变成现实。目前,一种“云概念”手机宣称能让用户快速享受移动互联带来的便利。

  追求时尚的80后小强最近买了一款“阿里云”手机,拍摄,上传,下载,让他着实感受到了手机的“云服务”。他说,短信都做了备份,手机上删除以后,语音单上还存在。

  把手机一些信息同步到电脑的服务器上,是一种“云功能”。在阿里云手机中,可以把手机联系人、通话记录、相册等手机信息存储到云端账号。就算手机丢失,也不会泄露云端上的众多个人信息。

  王强说,联系人可以导进导出,通过电脑也可以添加联系人,云单也可以下载下来。

  也许让小强从没想到过的是,另一个和他用同款手机,率先感受云服务的人,正是阿里巴巴的总裁马云。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架构师、阿里云计算总监王坚告诉记者,他在北京机场把这款手机交给马云,他拿着手机玩了一个晚上,一直凌晨2点。

  一时间,云手机的概念可谓大行其道。王坚,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构架师,阿里云手机研发者,他告诉记者,云服务构架在云计算的技术之上,能最快速度与效率地存储和处理文件,是近一两年传统终端厂商、互联网商、综合设备商共同角逐的热门。

  王坚说,希望把原来在传统互联网上给客户带来的价值,通过移动互联网也带给客户,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特殊性,可能会带给客户更多的价值。

  云手机目前还在优化的一个应用就是云聊,也就是说只要手机能够上网,那么互相连通的两方就可以进行视频聊天,此外,云聊还支持相关的一些服务,比如说文字聊天、图片、表情。

  目前,移动互联网已成为国内巨头争抢的战略高地。在阿里巴巴推出云手机时,腾讯公司也推出QQ智能手机。它将在QQ的资源基础上,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智能服务。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无线业务系统负责人刘成敏说,他们针对手机的特点、应用场景,又开发了手机QQ浏览器。根据客户对手机安全的要求,开发了手机QQ管家。

  在云计算的基础上,腾讯正式发布了其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平台,形成应用市场联盟,打造出一个应用生态圈,为用户提供各种应用,

  刘成敏告诉记者,把云服务的技术优势开放出去,让很多创业者和广大的CP(内容提供者),在他们的平台上开发更多的应用。

  在国内各路巨头开始着手部署移动终端,国内通讯终端制造业老大华为,也不甘示弱地推出了自主研发的云平台,即华为云手机。

  深圳华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徐昕泉表示,他们选择了“云管端一体”的战略,从管道作为华为公司起家和生根发芽最强大的商业基础,然后向云和端两个方面进行发力,这个趋势同时也是符合未来人类社会发展的关键环节。

  华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终端公司副总裁徐昕泉告诉记者,云是指软件、存储;管是数据通信与传输网;端是个人、家庭、或企业终端。云应用正是架构在管和端的基础之上,用户无需下载安装软件,即可实时享受互联网服务。

  徐昕泉认为,今后的生活中,云计算将会成为一种随时、随地,并根据需要而提供的服务,就像水、电一样成为公共基础服务设施。

  他说,一个网友曾经提议,让手机打开飞行模式,让它自己飞回来,暂时还不能提供这个服务,否则手机已经不是云手机,而是变形金刚里的汽车人了。

  采用云计算技术能让手机的功能更加强大,无论是阿里巴巴、雷军还是华为,他们都纷纷推出自己的云手机,希望以科技领先占领高端市场。云计算究竟有多强大?实际上,云计算和云手机的应用在一些发达国家已经有了很好的应用。

  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产业刚刚开始通过云计算技术,在云端厮杀之时,他们的危机与压力恰恰

  微软、谷歌、苹果,甚至惠普、三星都对云计算的智能手机虎视眈眈,他们拥有移动互联领域内最尖端的技术。在一个个如雷贯耳的技术大鳄面前,中国公司的底气到底有多少?真的能和国际巨头抗衡吗?一个月前,谷歌斥资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的初衷竟然是为了收购专利,可见技术是这些国际大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中国企业要参与竞争还存在着不小的距离。

  深圳市鑫爱普科技有限公司研发本部总经理李文表示,他们研发了一款名叫“三基摩克”的手机,其意便是要克掉三星、诺基亚、摩托。

  李文,这个在深圳华强北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励志要做自己品牌的人,这段时间不得不调整战略,转移终端业务。深圳华强北这个曾经的全球手机批发集散地,大量的手机制造公司开始撤离。

  李文说,整个中国的小企业做手机利润空间都比较低,做外单的利润基本上等于零。

  深圳市鑫爱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李大志告诉记者,毛利率越来越低,一台手机赚5到10块钱,华强北是一部分人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一部分人梦想破灭的地方。

  与李文一起创业的李大志,并不想梦断华强北,他们和另一个同伴蔡少诚三人靠科技研发与创新,最近研制成一个名叫“iphone”皮的产品。“Phone”皮延展了iphone的应用,把它变成双卡双待手机的数码产品。

  李文告诉记者,通过内置通讯模块,开发相关拨号软件,打通皮与iPhone手机的链接,最终达到通话、短信、甚至充电等功能。它的设置系统与苹果毫无瓜葛。却解决了多卡多待和延长电量的问题

  深圳市鑫爱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李大志说,他们自己大概投资五六百万,一个风投可能会注一千万美金过来。

  当华强北的生存者寻找出路的时候,致力于TD无线城市建设的融创天下总裁江小军,也深深感到来自同行业的压力与危机,他联同业界30多家企业,以最快的速度成立了深圳移动互联网产学研资联盟。

  江小军坦言,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产业与美国和日本相比,还是有差距的,一些比较新兴的应用,例如LBS这种卫星定位的应用,都是从国外兴起的,中国目前采取的还是跟随式的创新,而基础的底层和平台级的创新依然薄弱。

  深圳移动互联网产学研资联盟理事长江小军说,像核心的芯片,核心的操作系统这些领域,我们跟国外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还有深度的底层的创新方面,跟国外比,还有一些学习的过程。

  刘韵洁,中国工程院院士,他认为,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晚,起点低,以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为例,2010年虽然产值就达到了1298.1亿元,但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多为生产附加值低的产品,

  刘韵洁说,比如说平板电脑的操作系统,国外做的是3.0版本,我们做的是二点几版本,那就竞争不过人家,功能很弱,人家有更高更新的功能、支持力度,产业链不平等,比不过摩托罗拉做的东西,永远处在低端水平,如果哪一天收专利费,怎么办。

  如果不是经过特别解释,没有人知道“三基摩克”这个品牌的意思竟然是要克掉三星、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我们可以把“三基摩克”看成是那些怀揣着科技梦想的创业者内心顽强的表现,也可以理解为我们自己的技术实际上跟国际相比还相差很远。那么差距究竟在哪里呢?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架构师、阿里云计算总监王坚表示,世界上没有统一的Android,其实每一个Android都有自己的差异。苹果的问题就是它的封闭性,所以他们选择自己做操作系统的重要原因是看到了Android和苹果的弱点。

  王坚说,在今年正式推出了他和团队独立研发的阿里云操作系统阿里云OS,这款“云手机”刚在淘宝网上出现的首日,曾经一度出现3万张的高额订单,但是之后,订单数量竟陡然下滑一半,还有公众评论手机“颇有山寨之风”。

  对此。王坚回应,他觉得阿里云OS有自己的灵魂,就是他们对互联网的思考,对云计算,对移动互联网的产业影响。

  王坚告诉记者,阿里云计算公司在过去三年为此在研发上投入了超过1000名工程师。他们在杭州、北京和硅谷等地设有研发和运营机构。在研究操作系统的几年间,人力成本的投入不可估算。他很形象地称,即使今天研发成果面市,也仅仅说明他们只是拿到了一张“移动互联网”厮战中的入场券。

  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主席宋俊德认为,核心技术研发的尴尬在中国的创新型企业当中非常普遍。以我国台湾手机生产厂商HTC为例,因为没有独立的操作系统,它每销售一部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就要向微软缴纳5美金专利费。

  宋俊德说,所有的核心零件都是买微软的,自己辛辛苦苦一天24小时做出来,一个手机赚30块钱,50块钱,一个PC机赚50块钱。而大部分的设计费、专利费,核心技术费都让外国人拿走了。

  刘韵洁,中国工程院院士,他觉得目前中国企业只能做低端产品,受制于人。而核心技术在国外,很容易成为对方遥控操纵价格的利器。

  刘韵洁说,比如说原来的windows,这个微软做的操作系统,最高的时候30美金一部手机,后来变成十几美金,现在越来越少,它就是看国内有没有,要没有,它就收很高。

  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只能用国外的,那么以一部手机为例的话,附加在这部手机上的核心技术或者专利成本有多大,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英国剑桥大学博士曾剑秋说,高端一点的可能会到15%,就是15美元到20美元。

  手机专利费用高则15-20美元,造价两三百美元的手机,仅专利费用高则拿走了十分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认为,不仅仅是盈利会被瓜分,没有自己的操纵系统,产业安全和国家信息安全也会遭受重大影响。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说,它可以安装定时炸弹,给手机装一个特定的主机号码来启动炸弹。

  为了维系国家和产业信息安全,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的宋俊德教授一直参与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和核心技术,但因为基础薄弱,总体设计水平低,研发体制的障碍,无法使更多的研发产业化。

  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主席宋俊德表示,现在在方法上、体制上还有些问题,钱从写本子开始,到批准,到做,两三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到时候分给谁还不一定。

  无论是传统的制造业还是高端的信息产业,我们始终摆脱不了为别人做代工的现状。即使技术先进,也还是脱胎于国外的技术之上,动辄就受制于人。现在,国内一些已经发展壮大起来的高科技公司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互联网协会的数字显示,2010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是3.03亿,2011年预计达到4.15亿,2014年预计达到7.5亿,这是很大幅度的移动互联网增长空间。

  深圳市手机协会秘书长孙文平说,全球现在每年手机用户增长的速度也是相当快的,达到了15%,在中国有些时段达到30%。

  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英国剑桥大学博士曾剑秋说,3万亿美元只是初步匡算的结果。

  无论是互联网提供商,电信运营商还是服务提供商都在为这块蛋糕抢滩移动互联网,然而对于中国,信息发展的关键技术大部分仍然依赖进口的状况,亟待呼唤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诞生。

  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英国剑桥大学博士曾剑秋向记者透露,开发一个操作系统,其实投入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他们也做过一些宽算,前期大概投入1个亿到两个亿之间,就可以有一个基本成型的操作系统。

  深圳华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终端公司的副总裁徐昕泉告诉记者,在他们的自主研发中,投入的规模和技术难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更大的难度在于eco—system,就是如何实现有效的生态系统,一手需要抓住消费者,一手需要抓住开发者。

  掌握核心技术,又该如何盈利?作为全球知名的运营商德国电信大中华区总裁黄辉博士向记者介绍说,早在2003年,他们已经改变战略,布局云计算,并用SAP系统和T- Systems技术大力发展智能网络。

  德国电信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黄辉博士说,一个叫生活互联,一个叫工作互联,在生活互联里,重点是移动互联网终端的无缝隙的互联:工作的互联,主要就是涉及到云计算的服务,包括智能电网、远程医疗、汽车联网等等,整体就是德国电信现在战略发展的重点。

  增殖服务虽然只占德国电信三分之一的业务规模,但在欧美地区的盈利空间远远超过传统电信行业。

  黄辉博士透漏,它的市场潜力很大,发展很迅速,只要是先行者都能获得比较大的空间。

  黄辉博士认为,随着网络融合不断提升,产业边际日趋模糊,作为中国企业抢占先机,强化自主研发,拓宽增殖服务才是立足之本。而对于目前国内移动互联网产业链上的诸侯争霸,各自为政,一些专家认为整合资源才能与国外巨头竞争。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说,只有整合起来,中国才能把事情做好,如果不整合起来无论是哪家中标,都没办法达到预期的目的。

  在工业革命时代,国际上一些老牌大公司的发展历程动辄上百年,他们所积累的规模、资金实力和技术储备让只有几十年发展历史的中国企业很难追赶;在互联网时代,时间上的差距有所减少,但依然是几大巨头垄断天下;眼下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虽然像微软、谷歌这样的世界巨头依然在技术上占据制高点,但是我们发现移动互联领域比拼的不光是资金和技术,更重要的是创意和应用。就像苹果,可以因乔布斯而生,也可以因为乔布斯的离职而前途叵测。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全世界的企业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

  技术可以学习,但创意永远属于未来。我们要做的,不光是要从技术上解决自主研发的困境,更重要的是要从制度和政策上,给科技创意足够的扶持和鼓励。当创意不再受到禁锢,思想的翅膀才能高空飞翔。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编辑 张颖)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