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服务网络

层层反转全程高能这部李易峰 周冬雨主演的电影夏日必看!

  作为今年上影节的开幕片,本片在上映之初也收获了业内不少好评。迷影小编早在6月20日超前看片会(南宁站)上就替迷弟迷妹们试了毒,结论是——燃!

  在电影正式上映的第一天,小编通过迷影给大家分享一些感受,不吹不黑,完全按实际心情反馈。

  电影《动物世界》改编自日本漫画家福本伸行的作品《赌博默示录》,讲述了一个来自社会底层的小镇青年郑开司(李易峰饰)因受好友蒙骗而负上巨额债务,不得已进入一艘名为“命运”的邮轮并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赌博游戏的故事。

  影片里,李易峰的身份是一个游戏厅的小丑演员,以和游客拍照、表演为生。他早年辍学,没有突出的才能,其母病重,生命靠着他一点微薄的工资和发小刘青(周冬雨饰)的资助来维系。重点是,郑开司觉得自己“脑子有病”。所以他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就是别人眼中的小丑。

  自负、窘迫、情绪化、死要面子然而又是病床前的孝子,韩延铸就了郑开司这么一个“本土化”的形象。他身上有着底层小人物对未来的彷徨不安以及成为英雄去改变现状的憧憬,二者互相冲撞、激化,既丰富了人物的性格,同时也为郑开司登上“命运号”大船做了背景铺垫。

  《动物世界》的特效由维塔数码、RSP等顶级特效团队共同打造而成,前者制作过《魔戒》三部曲、《阿凡达》等大片,后者也有参与《雷神3》、《权利的游戏》等,有如此庞大的技术团队加持,韩延的鬼才发挥得淋漓尽致。

  其中,最为惊艳的就是隧道追击战。一对多的对抗、腹背受敌的紧迫、高速飙车的刺激感,确实可以比肩大片。

  几场车厢打斗也让人肾上腺素飙高。李易峰化身小丑,独自对抗着他脑子里幻想的怪物(这些怪物形象是有够恶心的),在这场幻想中,他不再是怯懦的混混,而是代表着暴力与正义的小丑英雄。

  导演通过夸张的视觉外化,去呈现人物内心的想法与渴望,或许这也是《动物世界》体现cult风格的地方。

  导演的偏好体现于诸多细节中。比如真人与小丑面部的模糊切换,让人以为李易峰下一秒就要变身;

  再比如咔嚓咔嚓的倒计时翻页声、奔跑时溅起的水滴、间断呈现的推理宫殿,导演试图通过这些升格镜头把观众拉进主角的视角中,一同感受这场紧张又刺激的游戏,却被网友质疑“镜头泛滥”。

  这一点真真实实延续了前作的风格,非常韩延范儿。在《滚蛋吧肿瘤君!》里,白百何饰演的熊顿也是无时无刻不在开脑洞,幻想着和主治医生谈恋爱,与病魔厮杀枪战,她甚至觉得自己打个喷嚏也会震裂地板。

  电影情节不难看懂,甚至可以说是老套(这里仅指电影本身,漫画不评论)。不过,聪明的导演/编剧实力就体现在,能否将一个老套的故事讲得生动、有趣,让人觉得“诶,还能这么玩”。从这个标准上看,韩延是合格的。

  “命运”号邮轮上,一群或穷凶极恶,如张景坤(苏可饰)、或走投无路,如男主郑开司的“赌徒”进行赌博,游戏形式是每个人都玩过的“剪刀石头布”。

  每人手中有3颗星,12张牌(三种牌各四张),两两PK,输的人要给赢的人一颗星,最终手中有不少于3颗星、0张牌的人即可胜出,原有债务清零;若手中有多余的星星,还可以兑换相应额度的钱财。

  正如迈克尔·道格拉斯饰演的大佬安德森所言:在这里,没有国别、没有社会属性的约束、没有道德,一切全凭动物的本性进行。

  然而越简单的规则,越是考验玩家的水平。你可以靠概率算牌,但你无法算出人性。戏中的张景坤就是个游戏老手,有经验,无底线,最擅长“攻心”,利用每个人想赢的心理来和自己交换利益,事后还故作可怜博同情,心机“婊”大概指的就是这类人。

  而咱们的郑开司小哥哥就比较“真诚”了,不仅认真算牌,还能利用对方的出牌惯性,光明正大的赢得游戏胜利。可惜他也没能靠这招走到最后,毕竟人性经不起推敲。

  影片逻辑通顺,画面、细节等完成度很高。本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石头剪子布,却被韩延玩出推理游戏的感觉。为了自保,人也可以暂时“不为人”,互相倾轧、欺骗才是生存在动物世界的“王道”。

  说到这里,不难看出这个片子的主题——探讨人性。它是否和韩延口中所说的“动物本性”有重合之处?抑或二者根本无甚区别?看完电影,还是难以讲清楚。

  所谓的动物本性,是视道德、法律、规则于无物,只遵循最原始的暴力行为反应。而导演想论述的,是人性是否能战胜动物本性,或者人性在面对考验时如何抉择的命题。

  所以我们能看到影片中的郑开司为了让朋友一同下船,拒绝与骗子张景坤合作,只为他所坚守的正义;也能看到,他为了救一个毫无交情的老伯与他人厮打,只因他内心的柔软,被老伯为人父之不易所触动。

  我们也会看到人性的各种不堪,说好最后会用钱把郑开司赎出来的李军(曹炳焜饰),临了却经不住金钱的考验;

  看似忠厚老实的队友孟小胖(王戈饰),连身份背景都是胡诌,只为了攀上冤大头郑开司带他下船。

  导演的用心可鉴,然而我始终觉得对“人性”的话题挖得不够深。影片中呈现的兄弟反目也好,赌徒互相厮杀也罢,人性的丑恶都太流于表面,以致于我们不难猜到主角最后的反应——坚守他的英雄正义。

  可这么一来,这个人物身上所附带的矛盾性就被割裂了,我们看不到他在坚守正义与遵从动物本能的挣扎,甚至,连小人物身上的市井感也被悄悄剥离,原有的性格层次感削弱不少。真正经历过底层生活的人,身上的正义感真的会这么明晰和坚定吗?为什么别人都会摇摆,而他不会?

  我不禁猜想,这或许也是导演的用意之一,毕竟在郑开司脑中,“小丑英雄”就是他理想中的形象,即便地位卑微,也要维持内心的正义感。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